根據Coiro和Dobler 在網路已然風行,數位閱讀已悄悄影響大眾的2007年的重要理論基礎研究:從紙本閱讀進入到數位訊息的閱讀,因為搜尋方式、文本類型與連結類型多樣化,需要三種相似但更複雜的閱讀策略:一、先備知識的來源 (prior knowledge sources)-師長、同儕、紙本書籍與其他網路資訊參照等。二、推論策略 (inferential reasoning strategies)-猜測超連結(網頁結構的判斷)與推論目的內容是否有用。三、自律策略 (self-regulated reading processes)- 1: Plan:我要怎麼找?2: Predict:這是我要的嗎?3: Monitor:我看得懂嗎?4: Evaluate:這些資料能夠達到我的目的嗎?。

在不斷的滑鼠點選(網頁碰觸)與超連結跳動的訊息快速變動之下,孩童大腦的認知方式其實與我們這些熟悉紙本閱讀的成人們不太一樣。所以進入到數位學習的時代後,老師除了引導孩子學習「閱讀理解策略」外,也利用原有課程內容,稍稍轉變,以數位工具協助孩子建立數位閱讀素養。

這次就是利用課本教材內容作進一步的數位閱讀延伸與思考,先前上課以自己和家人外貌的異同,引介遺傳與變異的概念,本節課則為延伸統整活動,藉由達爾文對同種芬雀嘴喙不同的研究,讓學生進一步思考演化的機制,希望孩子透過合作、討論,嘗試找出網路龐大資料的重點,說明什麼是芬雀的秘密,歸納達爾文對芬雀嘴喙不同的演化機制,進而能夠對生物的進化、適應和滅絕現象做出合理解釋,更希望一次一次的網路資訊判讀、比較與歸納,培養應有的數位閱讀素養。這次的教學結果從學生的小日記來看,可能是設定的題目稍難,孩子普遍反映不知道要找什麼內容,因為他們太習慣老師具體而簡化,可以step by step的學習模式,可是網路本身就是充滿多文本、超連結的模糊世界,老師就是想他們體驗這種模糊,需要自行模索、自行定義。但透過提供足夠時間,加上老師引導,例如搜尋方法的教學,或是提供參考網站網址、紙本資料,以及同儕協助,孩子是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其實,因為沉浸在不同資料裡,而延伸閱讀到關於達爾文進化論的辯證、加拉巴哥島地理氣候資訊等,也是種額外收穫。在基礎網路設備環境夠穩定、夠快、能讓所有學生同時上網,加上新載具運算功能強大之下,行動學習載具對比桌機與筆電,在路閱讀素養的培養,更具便利性,也更貼近手機世代的學習需求。

發布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