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媽媽說功課不好沒有關係,以後認真找一個工作就好了。」

「是啊,但學習也是很重要,你知道吳寶春剛開始學做麵包才發現秤麵粉也需要算數學,還是不要太早放棄好嗎?」

「喔……」瑋瑋有點為難的點點頭,不置可否,繼續幫我插平板的充電線。

瑋瑋是亞斯伯格兼妥瑞症的學生,因為他很活潑,也會在玩線上遊戲(很紅的傳說對決和吃雞)時罩同學,所以跟同學之間的互動還算可以;然而缺乏同理心的先天狀況使他常被誤會,加上高年級課業難上加難,沒有打好基礎的他學習動機低落,在班上也成為了「拉拉隊」,總是不及格。

五年級上學期時,還會在老師面前表現想要努力的樣子,隨著課業變難,縱使安親班能夠協助他完成抄寫的作業,到了六上導師產假回來之後,代課老師說他的學習動機已經低落到寫考卷時會直接趴在桌上睡覺了。

跟瑋瑋的家長討論過幾次,既然沒有辦法改變家長的想法,於是調整了自己在班上的教學與經營;讓瑋在上課時操作電腦,協助班上平板的維修,並擔任資訊小老師培養責任感。雖然進步的不快,但至少瑋不會排斥去協助老師,上課至少不會成為教室的客人。

然後,老師在進行最後一堂國語課時,依照每個孩子不同的程度與興趣,規定了不同的講師任務;瑋瑋要講什麼呢?我派給他最難也最簡單的,帶唸課文。

負責念課文的有三個學生,一個是對朗讀有興趣的,一個是平時沉默寡言的,瑋則是聽寫總是不及格的那一個。但為了要讀好課文,他在下課時間用教室的電腦聽示範(雖然每次聽完都笑著說,老師我覺得好噁心),並且主動來跟老師說要借平板去錄音。我才發現,是了,上次讓全班錄製「狐假虎威廣播劇」時,他的狐狸角色聲情豐富,的確是很棒的。

當他的作業跟全班不一樣時,他的標準必須自己定義,就不需要跟別人比較了,成就感自然隨著努力而來。而在足夠的練習之中,我發現要把課文唸順,瑋必須自己去找國語課本中沒有標註拼音的那些字怎麼讀、必須自己去用錄音機邊聽邊修正自己的發音、必須了解詞語的意思,課文自然也看了比別人更多遍。

只是一個小小的轉念,我發現他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行動學習」。

期末考他還是不及格,但有關最後一課的國字注音改錯等等基本題目卻全對。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不小漣漪;身為老師,雖然知道要多鼓勵學生、看見學生的天才,但,進度的壓迫、功課的制式化,常常讓我們忽略了很重要的東西。

希望瑋瑋能夠在唸完課文的同學掌聲中得到成就感,也希望身為老師的我們能夠善用科技給我們帶來的便利,繼續跟這群孩子們一起從行動中,學習成長。

發布於